东方冷草

低产出!!!/只会写梗/卜岳/洋灵/成年组/all岳
团粉偏岳!!!!

limit【2】

limit
1也放了。不打链接了。和朋友 @溯溯 一起写的,没人支持也会写下去的,我能要点评论吗😭是我过气还是限流了???
1.
“老岳,醒醒。来新人了。”木子洋拍了拍岳明辉的肩膀。
卜凡没想到能在XXJ调查组的办公室里再一次见到岳明辉。在这里他跟以往的温柔疏离不同,他像只午后晒着太阳的猫,一只慵懒的不属于任何人的野猫。
岳明辉瘫在角落里的按摩椅上,闭着眼,神情放松,微微勾起嘴角,总是戴着的圆框眼镜也放在不远处的桌子上。
卜凡有些嫉妒,嫉妒李振洋能看到岳明辉这种样子,嫉妒李振洋能跟岳明辉这么亲密。
岳明辉听到声音醒了,揉揉眼睛,睁眼时眼底还有些许迷茫,嘴里嘟囔着戴上眼镜。见到卜凡站在一旁,整理了下衣服。
“我介绍一下,卜凡,警局新毕业的新兵,精通电子设备。”
“你好,岳明辉。”没等到回答,岳明辉勾了勾嘴脸边,便又躺在按摩椅上睡着了。
李振洋拍了拍卜凡的肩膀“诶,没事。老岳昨晚没睡,没砸东西不错了。他专攻心理学,是咱们队的特派。”
“我叫李振洋,叫我洋哥就行。欢迎你。”

XXJ调查组听起来挺厉害的,其实在卜凡来之前也只有李振洋和岳明辉两个人。

2.
“喂,高局。”
“天安区x楼xxx死人了,你们去看看。我让秃子在那等你们。一个月内破案,奖金翻倍。”
“Yes,sir”
“有案子了,老岳凡子,走吧。”

房间里两个人被吊在房梁上,未着寸缕。
“洋哥,这家一共三口人。”卜凡看着说话的警察瓦亮的额头,抽了抽嘴角,“死者是一对夫妻,男的叫王国森,女的叫张丽。报案人是死者的儿子刘彬,据他自己说他是一周前去旅游,今天刚回来,回家开门看到就赶紧报警了。”
“有可以证明他旅游的人吗?”
“有,他跟他朋友一起去的。”
“诶儿子怎么跟他父母不是一个姓。”
“岳哥你不知道,这个儿子是领养的,名字领养之前就取了的。”
“那秃子……”卜凡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洋哥,新人啊”秃子看了看卜凡,不着痕迹的摸了摸耳朵。
“新毕业的,这个子高吧,还精通电子设备呢。咳说正事,死因。”
“这个得等法医做进一步的鉴……”
“死者生前被凶手虐待,”法医说着指了指两具尸体身上的鞭痕,“不过死因是颈部大动脉受压迫导致脑缺氧死亡。简单来说就是勒死的。死亡时间是两天前。”
“凶手勒死他们的?”卜凡看着被吊起来的两个人,背后一阵凉意。
“不是,你看这两把椅子应该是踩上去的时候蹬翻的。秃子比对一下脚印。”
“好的,岳哥。”
“而且现场也没有第三个人出入的痕迹。应该是自杀。但你看地天花板上写的施暴惩罚者,谁又会自杀时还往天花板上写字。”岳明辉靠在门框上皱起了眉头。
“岳哥,两个椅子上的脚印分别是两个被害者的。”秃子摸了摸耳朵。
“应该是被害人的血,秃子采集点带回去化验。这个案子还有点难办啊。”李振洋看着还在播放的电视。
“洋哥,你是真拿我当苦力啊。”
“辛苦你了。回头请你撸串。”
“两顿。”
“行。”
“怎么看出来没有第三个人出入的痕迹?”卜凡琢磨了半天愣是没琢磨出来。
“地上只有两个被害人的脚印,如果有第三个人,应该会有脚印,擦掉就不可能还有两个被害人的脚印。而且两个被害人没有挣扎的痕迹。”
“先回警局跟那个刘彬聊聊吧。秃子一会你把照片送回来。”
“Yes,sir”

警局
“警官,他们两个死了管我什么事。赶紧让我走,老子今天还有妞约呢。”
卜凡隔着玻璃看着刘彬,“死得再怎么说也是他父母,怎么这个态度?”
“我去问问”岳明辉打开门。
“别用催眠。”李振洋拉住岳明辉的胳膊。
“就一次,高局可是说了一个月内破案子,奖金翻倍呢。”
“那你注意。”
“好”
卜凡看着两个人的互动心里委屈的不行。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