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冷草

低产出!!!/只会写梗/卜岳/洋灵/成年组/all岳
团粉偏岳!!!!

直播事故

有一个脑洞,小辉福利直播体内有td,然后在大马路上走的时候碰到了正在看视频的卜凡然后被带进厕所搞……回家了被一直看直播发现事故的室友弟弟和洋洋搞

解答【卜岳,洋岳】

解答
1.
        生活像一道无解的难题,没有答案又枯燥难懂。
2.
       “岳明辉,你他妈的能不能要点脸。这么喜欢木子洋吗?你有我还不够吗?”卜凡边说边操干着早已被操的神志不清的人。
       “唔……凡子……你”辩解声逐渐被快感击碎。
       “岳明辉,你只能是属于我的,知道吗?”卜凡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卜凡……呜你他妈……清醒一点!”岳明辉哭了,不是被操哭的。
3.
    又吵架了,谁也劝不住。
     一年前组合突然遭到打压,人气急剧下降,网上的人曲解事实编造谎言。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卜凡生病了,双重人格。
    岳明辉试图通过交谈让卜凡回来,可是新来的人格暴躁易怒。
4.
    “卜凡,分手吧,我累了,该散了”。岳明辉直视着卜凡的眼睛。
     卜凡发现岳明辉保养的很好,一点也看不出来已经三十多岁。但是眼神里东西除了颓败他已经什么都看不懂了。
    “岳明辉我跟你五年,爱了你五年,整整五年啊,为什么抛弃我?为什么啊?”
“对不起凡子,哥哥真的受不了了,你放过我好不好?”岳明辉声音越来越小,逐渐染上哭腔。
卜凡伸开双臂抱住岳明辉,他知道这是最后的希望。
岳明辉没有挣脱,只是身体逐渐发抖。
“……我知道了,哥哥你走吧。”
5.
四年前。
“卜凡,你的队友对你来说都什么什么样的存在。哥哥,引路人?”
“老岳是我最珍贵的宝贝。”
6.
多年后
红灯。
“小辉一个人吗,跟我试试吧,当然你不……”街对面的李振洋看着对面的岳明辉笑着说。如果岳明辉说不,那他也有退路。
绿灯。
“好,李振洋。我们回家吧。”岳明辉跑到对面,抱住李振洋。
7.
       卜凡看着手里的照片,眼泪滴在上面,他匆匆抹掉。“岳明辉我还爱你,你向前走吧,别回头。”

日常 【发出想要涨粉的声音

本来是为了开车才铺垫的,结果一写就写多了 和@溯_su 小朋友一起监督对方写的!车以后补,应该是水果+奶油play

“凡子,你回来时买点芒果呗,我想吃。”
“好嘞,哥哥你还想吃啥”
“没了…………那个家里现在没人”
小辉打开门看到汗流浃背的卜凡噗嗤笑出来“弟弟,这么着急的吗?”
卜凡羞的耳朵都红了,急忙关上门把手里的水果和一个盒子放在门口的桌子上。
“那个哥哥,你先待着我去洗个澡。”
“诶,行。我去洗水果。”岳明辉打开盒子,里面是一个奶油蛋糕,啧了啧抱怨凡子不会控制身材。

“哥哥,不是我说你这洗的啥?”头发都没来得及擦的卜凡一出浴室就看见岳明辉拿了一个脏兮兮的草莓往嘴里放,连忙抢了过来。
“这个草莓是不是又只搁在水里泡了一下就拿出来了?”
“哎呦……不是……泡了一会”岳明辉低着头扣手,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
“哎,我真是服了你了。我洗吧。”卜凡一边嘟囔一边拿起放草莓的盘子往厨房走,头发上的水珠顺着脖子往浴巾里滑。
“弟弟,你也太性感了吧。”岳明辉跪趴在沙发靠背上。
“哥哥,还吃吗不吃就该我了。”卜凡意有所指的看着岳明辉。

limit「限制」 1-3

limit
1.
“老岳,醒醒。来新人了。”木子洋拍了拍岳明辉的肩膀。
卜凡没想到能在XXJ调查组的办公室里再一次见到岳明辉。在这里他跟以往的温柔疏离不同,他像只午后晒着太阳的猫,一只慵懒的不属于任何人的野猫。
岳明辉瘫在角落里的按摩椅上,闭着眼,神情放松,微微勾起嘴角,总是戴着的圆框眼镜也放在不远处的桌子上。
卜凡有些嫉妒,嫉妒李振洋能看到岳明辉这种样子,嫉妒李振洋能跟岳明辉这么亲密。
岳明辉听到声音醒了,揉揉眼睛,睁眼时眼底还有些许迷茫,嘴里嘟囔着戴上眼镜。见到卜凡站在一旁,整理了下衣服。
“我介绍一下,卜凡,警局新毕业的新兵,精通电子设备。”
“你好,岳明辉。”没等到回答,岳明辉勾了勾嘴脸边,便又躺在按摩椅上睡着了。
李振洋拍了拍卜凡的肩膀“诶,没事。老岳昨晚没睡,没砸东西不错了。他专攻心理学,是咱们队的特派。”
“我叫李振洋,叫我洋哥就行。欢迎你。”

XXJ调查组听起来挺厉害的,其实在卜凡来之前也只有李振洋和岳明辉两个人。

2.
“喂,高局。”
“天安区x楼xxx死人了,你们去看看。我让秃子在那等你们。一个月内破案,奖金翻倍。”
“Yes,sir”
“有案子了,老岳凡子,走吧。”

房间里两个人被吊在房梁上,未着寸缕。
“洋哥,这家一共三口人。”卜凡看着说话的警察瓦亮的额头,抽了抽嘴角,“死者是一对夫妻,男的叫王国森,女的叫张丽。报案人是死者的儿子刘彬,据他自己说他是一周前去旅游,今天刚回来,回家开门看到就赶紧报警了。”
“有可以证明他旅游的人吗?”
“有,他跟他朋友一起去的。”
“诶儿子怎么跟他父母不是一个姓。”
“岳哥你不知道,这个儿子是领养的,名字领养之前就取了的。”
“那秃子……”卜凡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洋哥,新人啊”秃子看了看卜凡,不着痕迹的摸了摸耳朵。
“新毕业的,这个子高吧,还精通电子设备呢。咳说正事,死因。”
“这个得等法医做进一步的鉴……”
“死者生前被凶手虐待,”法医说着指了指两具尸体身上的鞭痕,“不过死因是颈部大动脉受压迫导致脑缺氧死亡。简单来说就是勒死的。死亡时间是两天前。”
“凶手勒死他们的?”卜凡看着被吊起来的两个人,背后一阵凉意。
“不是,你看这两把椅子应该是踩上去的时候蹬翻的。秃子比对一下脚印。”
“好的,岳哥。”
“而且现场也没有第三个人出入的痕迹。应该是自杀。但你看地天花板上写的施暴惩罚者,谁又会自杀时还往天花板上写字。”岳明辉靠在门框上皱起了眉头。
“岳哥,两个椅子上的脚印分别是两个被害者的。”秃子摸了摸耳朵。
“应该是被害人的血,秃子采集点带回去化验。这个案子还有点难办啊。”李振洋看着还在播放的电视。
“洋哥,你是真拿我当苦力啊。”
“辛苦你了。回头请你撸串。”
“两顿。”
“行。”
“怎么看出来没有第三个人出入的痕迹?”卜凡琢磨了半天愣是没琢磨出来。
“地上只有两个被害人的脚印,如果有第三个人,应该会有脚印,擦掉就不可能还有两个被害人的脚印。而且两个被害人没有挣扎的痕迹。”
“先回警局跟那个刘彬聊聊吧。秃子一会你把照片送回来。”
“Yes,sir”

警局
“警官,他们两个死了管我什么事。赶紧让我走,老子今天还有妞约呢。”
卜凡隔着玻璃看着刘彬,“死得再怎么说也是他父母,怎么这个态度?”
“我去问问”岳明辉打开门。
“别用催眠。”李振洋拉住岳明辉的胳膊。
“就一次,高局可是说了一个月内破案子,奖金翻倍呢。”
“那你注意。”
“好”
卜凡看着两个人的互动心里委屈的不行。

3.
一个小时后,岳明辉从房间出来,“咋样?”李振洋立马迎上去。
“死者的儿子刘彬,是个同性恋,高三和一个姓白的任课老师谈恋爱,高考前和家里出柜。父母接受不了,认为是老师勾引自家儿子,就把这事捅校长那去了。校长一听,觉得这个白老师给学校抹黑,把他辞退了,也给了刘彬处分,白老师也和刘彬断了关系。后来刘彬知道了整件事就恨父母,学也不上,放任自己,本来成绩挺好的这一放纵一落千丈,好在家里还有点背景,把他送进一所不入流的大专。到了大专,这刘彬也没有浪子回头,还是混吃等死,成天泡妞,按他自己的话就是‘不让老子被别人上,还不让老子泡妞?’”
“但是……”
“咋了?”卜凡抢先一步提问。
“通过心理暗示看得出来他心里对父母也是有一丝愧疚的,但就是过不去心里那道坎。嘿。毕竟他养父母也是为他好,但这可毁了一家人哎。” 
“那岳哥呢,你能接受吗?”卜凡盯着岳明辉的眼睛发问。
“……这个……”岳明辉看着地板不敢直视卜凡的眼睛,心想:是自己表现得太明显了吗,也没做什么啊。
“咳咳,咱们还是讨论一下案情……”李振洋看着气氛越来越尴尬急忙救场。
“洋哥!在现场找到了死者的遗书!我给你拿过来了,不用谢我。”秃子踢开门,把物证放在桌子上。
三个人面面相觑,李振洋戴上手套取出信读了出来。

刘彬
虽然你是我们领养的孩子,但我们一直很爱你,我们没想毁了你和他,知道你们在一起后我们以为让他离开你就是最好的方法,这样至少能让你不会被众人唾弃。我们认为这样能够保护你,也是爱你的办法。我们做过很多努力,没想到……我们今天看到他了,他变了。结束了,对不起。

“凡子,帮个忙把这张纸拿到技术科,化验一下纸张,看看有没有什么指纹。复印一份拿给我。”
“秃子,你现场找找死者写过的东西,带回来比对一下字迹。”
“好的。洋哥”

limit【2】

limit
1也放了。不打链接了。和朋友 @溯溯 一起写的,没人支持也会写下去的,我能要点评论吗😭是我过气还是限流了???
1.
“老岳,醒醒。来新人了。”木子洋拍了拍岳明辉的肩膀。
卜凡没想到能在XXJ调查组的办公室里再一次见到岳明辉。在这里他跟以往的温柔疏离不同,他像只午后晒着太阳的猫,一只慵懒的不属于任何人的野猫。
岳明辉瘫在角落里的按摩椅上,闭着眼,神情放松,微微勾起嘴角,总是戴着的圆框眼镜也放在不远处的桌子上。
卜凡有些嫉妒,嫉妒李振洋能看到岳明辉这种样子,嫉妒李振洋能跟岳明辉这么亲密。
岳明辉听到声音醒了,揉揉眼睛,睁眼时眼底还有些许迷茫,嘴里嘟囔着戴上眼镜。见到卜凡站在一旁,整理了下衣服。
“我介绍一下,卜凡,警局新毕业的新兵,精通电子设备。”
“你好,岳明辉。”没等到回答,岳明辉勾了勾嘴脸边,便又躺在按摩椅上睡着了。
李振洋拍了拍卜凡的肩膀“诶,没事。老岳昨晚没睡,没砸东西不错了。他专攻心理学,是咱们队的特派。”
“我叫李振洋,叫我洋哥就行。欢迎你。”

XXJ调查组听起来挺厉害的,其实在卜凡来之前也只有李振洋和岳明辉两个人。

2.
“喂,高局。”
“天安区x楼xxx死人了,你们去看看。我让秃子在那等你们。一个月内破案,奖金翻倍。”
“Yes,sir”
“有案子了,老岳凡子,走吧。”

房间里两个人被吊在房梁上,未着寸缕。
“洋哥,这家一共三口人。”卜凡看着说话的警察瓦亮的额头,抽了抽嘴角,“死者是一对夫妻,男的叫王国森,女的叫张丽。报案人是死者的儿子刘彬,据他自己说他是一周前去旅游,今天刚回来,回家开门看到就赶紧报警了。”
“有可以证明他旅游的人吗?”
“有,他跟他朋友一起去的。”
“诶儿子怎么跟他父母不是一个姓。”
“岳哥你不知道,这个儿子是领养的,名字领养之前就取了的。”
“那秃子……”卜凡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洋哥,新人啊”秃子看了看卜凡,不着痕迹的摸了摸耳朵。
“新毕业的,这个子高吧,还精通电子设备呢。咳说正事,死因。”
“这个得等法医做进一步的鉴……”
“死者生前被凶手虐待,”法医说着指了指两具尸体身上的鞭痕,“不过死因是颈部大动脉受压迫导致脑缺氧死亡。简单来说就是勒死的。死亡时间是两天前。”
“凶手勒死他们的?”卜凡看着被吊起来的两个人,背后一阵凉意。
“不是,你看这两把椅子应该是踩上去的时候蹬翻的。秃子比对一下脚印。”
“好的,岳哥。”
“而且现场也没有第三个人出入的痕迹。应该是自杀。但你看地天花板上写的施暴惩罚者,谁又会自杀时还往天花板上写字。”岳明辉靠在门框上皱起了眉头。
“岳哥,两个椅子上的脚印分别是两个被害者的。”秃子摸了摸耳朵。
“应该是被害人的血,秃子采集点带回去化验。这个案子还有点难办啊。”李振洋看着还在播放的电视。
“洋哥,你是真拿我当苦力啊。”
“辛苦你了。回头请你撸串。”
“两顿。”
“行。”
“怎么看出来没有第三个人出入的痕迹?”卜凡琢磨了半天愣是没琢磨出来。
“地上只有两个被害人的脚印,如果有第三个人,应该会有脚印,擦掉就不可能还有两个被害人的脚印。而且两个被害人没有挣扎的痕迹。”
“先回警局跟那个刘彬聊聊吧。秃子一会你把照片送回来。”
“Yes,sir”

警局
“警官,他们两个死了管我什么事。赶紧让我走,老子今天还有妞约呢。”
卜凡隔着玻璃看着刘彬,“死得再怎么说也是他父母,怎么这个态度?”
“我去问问”岳明辉打开门。
“别用催眠。”李振洋拉住岳明辉的胳膊。
“就一次,高局可是说了一个月内破案子,奖金翻倍呢。”
“那你注意。”
“好”
卜凡看着两个人的互动心里委屈的不行。




生物补习🚙【车】

激情速打,一辆也许有后续的车。只为开车的烂俗梗。
微博图链

只是老岳逗凡子而已,ooc怪手机

艳鬼🚙

破车,all岳,微博图链,刚被屏蔽了🤐ooc手机的错,别打我,别卡我
https://m.weibo.cn/6010744548/4259639560711847

带感!

阢:

小可爱说的是 吸血鬼伯爵和血仆管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