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冷草

低产出!!!/只会写梗/卜岳/洋灵/成年组/all岳
团粉偏岳!!!!

【洋岳】三界皆苦,你是头孢味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其言:

傻屌 疯逼 ooc 不足千字 胡言乱语预警


以下正文








李振洋要报仇。


身为一个(前)团霸,天天让团欺欺负,这还得了?说出去让大洋哥的面子往哪搁?


新仇老账一起算,他决定不搞玄乎的战术直接上。真男人没的怕的。


所以他靠着土味小视频硬撑困意,坚持到半夜,只为把他私藏的苦甲水涂满睡着的岳明辉的嘴唇。


然而另一半床一凹下去岳明辉就醒了,于是李振洋就以一个英勇就义的姿势被岳明辉揪住了命运的脖领子。


李振洋吓得叫声都没发出来,缓了一会儿,眼泪先下来了。


这会儿就轮到岳明辉慌了。


“你说说你这个胆儿,”岳明辉围着床找了一圈,终于是没找着纸,只能任李振洋把泪水泼洒在自己的被窝里,“半夜阴别人把自己吓哭了的你算头一份儿。”


“还不是因为你!”李振洋抹了两把眼泪,顺手全糊在岳明辉的被子上,“就你!一天天的,没个当哥哥的样子。你一碗水端的平吗?你怎么宠的他们俩的?到我这光欺负我,一会儿拿虫子吓唬,一会儿拿苦的药骗我。最可气的,你没坑着我还得楞往我嘴里塞,你说有你这样的吗?啊?!”


“行行行,我的错,”岳明辉呼噜两下李振洋的头顶,被一把挥开。洋洋是真难哄。他一边腹诽一边说:“咱当刚才没发生重新来啊,你按原计划。”


于是他就真的躺了回去,还裹紧了自己的小被子。李振洋看着岳明辉紧闭的双眼,长睫毛一颤一颤的,突然就泄气了。


何必呢——日子本来就不好过,岳明辉好不容易有个机会皮一下,还要受这种没缘由的报复——用一句彩虹屁形容:三界皆苦,哥哥是草莓味。谁会忍心让草莓味小公主吃苦呢?




说白了,他今天本来就是想找个法子撒气,现在气消了,他也拿不出气势继续作恶,只能奖励一下这个只对他使坏、又能掌控他情绪小捣蛋。


于是他向着岳明辉的脸颊,亲了下去。






“老岳!!!”两秒之后李振洋发出了挑房盖的惊呼“你居然在脸上下毒!!!”


岳明辉显然也愣了两下,反应过来之后贡献出表情包般的得瑟:“你这叫自作孽。谁叫你白天非把你嘴唇子上的药水往我脸上蹭的?”


李振洋气急败坏。


李振洋无话可说。


李振洋跳下床冲进卫生间漱口去了。




去你的草莓味。这明明是头孢味的。












fin.






后续


后来这支苦甲水成了公司的一家法,各位老师人手一支,哪个孩子不听话了直接涂,几个皮崽子老实了几天,后来天天冲着老师告状,一言不合“老师涂他!”,搞得老师头更疼了。






真·fin


傻屌 疯逼 ooc 不足千字 胡言乱语预警


以下正文








李振洋要报仇。


身为一个(前)团霸,天天让团欺欺负,这还得了?说出去让大洋哥的面子往哪搁?


新仇老账一起算,他决定不搞玄乎的战术直接上。真男人没的怕的。


所以他靠着土味小视频硬撑困意,坚持到半夜,只为把他私藏的苦甲水涂满睡着的岳明辉的嘴唇。


然而另一半床一凹下去岳明辉就醒了,于是李振洋就以一个英勇就义的姿势被岳明辉揪住了命运的脖领子。


李振洋吓得叫声都没发出来,缓了一会儿,眼泪先下来了。


这会儿就轮到岳明辉慌了。


“你说说你这个胆儿,”岳明辉围着床找了一圈,终于没找着纸,只能任李振洋把泪水泼洒在自己的被窝里,“半夜阴别人把自己吓哭了的你算头一份儿。”


“还不是因为你!”李振洋抹了两把眼泪,顺手全糊在岳明辉的被子上,“就你!一天天的没个当哥哥的样子。你一碗水端的平吗?你怎么宠的他们俩的?到我这光欺负我,一会儿拿虫子吓唬,一会儿拿苦的药骗我。最可气的,你没坑着我还得楞往我嘴里塞,你说有你这样的吗?啊?!”


“行行行,我的错,”岳明辉呼噜两下李振洋的头顶,被一把挥开。洋洋是真难哄。他一边腹诽一边说:“咱当刚才没发生重新来啊,你按原计划。”


于是他就真的躺了回去,还裹紧了自己的小被子。李振洋看着岳明辉紧闭的双眼,长睫毛一颤一颤的,突然就泄气了。


何必呢——日子本来就不好过,岳明辉好不容易有个机会皮一下,还要受这种没缘由的报复——用一句彩虹屁形容:三界皆苦,哥哥是草莓味。谁会忍心让草莓味小公主吃苦呢?




说白了,他今天本来就是想找个借口撒气,现在气消了,他也拿不出气势继续作恶,只能奖励一下这个只对他使坏、又能掌控他情绪小捣蛋。


于是他向着岳明辉的脸颊,亲了下去。






“老岳!!!”两秒之后李振洋发出了挑房盖的惊呼“你居然在脸上下毒!!!”


岳明辉显然也愣了两下,反应过来之后贡献出表情包般的得瑟:“你这叫自作孽。谁叫你白天非把你嘴唇子上的药水往我脸上蹭的?”


李振洋气急败坏。


李振洋无话可说。


李振洋跳下床冲进卫生间漱口去了。




去你的草莓味。这明明是头孢味的。










fin.








后续


后来这支苦甲水成了公司的一家法,各位老师人手一支,哪个孩子不听话了直接涂,几个皮崽子老实了几天,后来天天冲着老师告状,一言不合“老师涂他!”,搞得老师头更疼了。






真·fin

门不当户不对

1.
县里唱戏的李振洋和县长儿子岳明辉谈恋爱了。
2.
县长儿子了不得留过洋,初见时就对着刚从台上下来的李振洋满嘴跑火车。
“洋洋,”京腔配着特意拉长的尾音硬是让李振洋听出了立秋傍晚河对岸吹来的风的感觉,“我喜欢你。”
李振洋被他按在墙上亲的时候晕乎乎的想着国外回来的就是了不得。
3.
There's not a lot of good things in the world--old records playing by the fireplace on a rainy day, and you
4.
岳明辉愿意用他听不懂的英语对他说情话,有时候很长有时候很短。岳明辉也会教他说,李振洋很聪明,记得最深就是他最愿意说的 I love you
5.
李振洋也喜欢给岳明辉唱曲儿,他唱岳明辉就目不转睛的看着。李振洋就以为岳明辉的眼睛里装不进别人了。
6.
以为就是以为,一种自我理解罢了。
7.
谁又能说清对错。

直播事故

有一个脑洞,小辉福利直播体内有td,然后在大马路上走的时候碰到了正在看视频的卜凡然后被带进厕所搞……回家了被一直看直播发现事故的室友弟弟和洋洋搞

解答【卜岳,洋岳】

解答
1.
        生活像一道无解的难题,没有答案又枯燥难懂。
2.
       “岳明辉,你他妈的能不能要点脸。这么喜欢木子洋吗?你有我还不够吗?”卜凡边说边操干着早已被操的神志不清的人。
       “唔……凡子……你”辩解声逐渐被快感击碎。
       “岳明辉,你只能是属于我的,知道吗?”卜凡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卜凡……呜你他妈……清醒一点!”岳明辉哭了,不是被操哭的。
3.
    又吵架了,谁也劝不住。
     一年前组合突然遭到打压,人气急剧下降,网上的人曲解事实编造谎言。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卜凡生病了,双重人格。
    岳明辉试图通过交谈让卜凡回来,可是新来的人格暴躁易怒。
4.
    “卜凡,分手吧,我累了,该散了”。岳明辉直视着卜凡的眼睛。
     卜凡发现岳明辉保养的很好,一点也看不出来已经三十多岁。但是眼神里东西除了颓败他已经什么都看不懂了。
    “岳明辉我跟你五年,爱了你五年,整整五年啊,为什么抛弃我?为什么啊?”
“对不起凡子,哥哥真的受不了了,你放过我好不好?”岳明辉声音越来越小,逐渐染上哭腔。
卜凡伸开双臂抱住岳明辉,他知道这是最后的希望。
岳明辉没有挣脱,只是身体逐渐发抖。
“……我知道了,哥哥你走吧。”
5.
四年前。
“卜凡,你的队友对你来说都什么什么样的存在。哥哥,引路人?”
“老岳是我最珍贵的宝贝。”
6.
多年后
红灯。
“小辉一个人吗,跟我试试吧,当然你不……”街对面的李振洋看着对面的岳明辉笑着说。如果岳明辉说不,那他也有退路。
绿灯。
“好,李振洋。我们回家吧。”岳明辉跑到对面,抱住李振洋。
7.
       卜凡看着手里的照片,眼泪滴在上面,他匆匆抹掉。“岳明辉我还爱你,你向前走吧,别回头。”

预告


岳明辉看着对面李振洋伸出的三个手指,闭上眼笑了笑摇摇头伸出自己四个手指。

不是画的 拜拜是哪个名场面


岳明辉看着照片里的李振洋,一眨眼又变成年幼的李振洋,成年的木子洋,老去的洋哥。回神时眼泪早已落下。他们的关系也就到这了

艳鬼🚙

破车,all岳,微博图链,刚被屏蔽了🤐ooc手机的错,别打我,别卡我
https://m.weibo.cn/6010744548/4259639560711847

今天是你结婚的日子,也是我为你最后一次带领结的日子

老子还喜欢你啊(1)【烂俗老梗】

老子还喜欢你啊
ABO,有孕,ooc我的错
1.
   “洋洋,我真的……真的不能再喝了”
   “咻辉,你知道吗,我这么多兄弟,我最中意……呕”
   “木子洋!你又吐我一身!”

2.
   “哎呀,你个老岳。又喝多了。”卜凡边抱怨边给岳明辉清理。
   “这要是离开我可怎么办啊?”
   “不会的,我不会离开你的,你也舍不得不是吗”岳明辉抛了个媚眼。
   “万一呢……”卜凡小声念叨。

3.
清晨
   “洋洋……唔……卜凡,卜凡不见了……留了张纸条”
   “嗯……什么?卜凡不见了?老岳你冷静一下纸条上写了什么”
    “写着我走了……呜呜……洋洋,我怎么办……”
    “你别急……大不了还有我呢”

4.
  三个月后,某私立医院。
   “恭喜啊木先生,您的男朋友的确怀了。”
   “不,我不是他男朋友”木子洋嘲笑似的勾了嘴角。
   卜凡走了,还留下来种,啧。
   “老岳,孩子你打算生下来吗?毕竟卜凡消失了,这孩子……”
   “生,生下来我自己养,谁敢说这孩子一句我打断他狗腿。”岳明辉抚摸着微微挺起的肚子笑了眼底是藏不住泪。

5.
       一转眼孩子已经六个月了,岳明辉的肚子逐渐遮不住了,原本挺直的身体因为孩子的重量微微前倾。
     岳明辉没有工作了,没有人会用一个没被标记还怀了孕的o。

6.
     “老岳,你何苦呢?”木子洋抚摸他挺起来的肚子,眼眶红红的。
     “没关系的”岳明辉看着眼前的育儿书。
     “要不咱两凑合凑合,孩子你生我养,你我也养”木子洋试探的问。
     “不了”
     “我开玩笑的,咱两成不了。我也得帮你养孩子。谁让你是我唯一有纹身的小弟呢”木子洋叹了一口气,果然被拒绝了。